用户 密码 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 注册会员

内容推荐

财经视频

我的孤独

时间:2017-04-01 | 来源:未知 | 编辑:新华财经网 | 点击: | 评论

[导读]:生活是一种仰望,看得见是满足,看不见就会 憧 憬,而我喜欢 憧 憬,总感觉看得见的生活在我的记忆中没有痕迹,稍纵即逝。也许这样的方式对其他人人来说有点虚无,但是对于我来

       生活是一种仰望,看得见是满足,看不见就会憬,而我喜欢憬,总感觉看得见的生活在我的记忆中没有痕迹,稍纵即逝。也许这样的方式对其他人人来说有点虚无,但是对于我来说是最合适的不过的。喜欢没有方向的风,这样就不会顺着它的脾气,丢失了自己的本真,我想我可以在凌乱的风中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向,笑逐颜开,尽管会很难,但是花开的季节,我能看见的除了它的美丽,还有它的消亡,记忆是一种过程,还是一种很混乱的过程,我试着理清思绪,但到头来我理清的除了比混乱还混乱的思绪,看见的还是混乱的思绪,也许我该明白有些东西真的不是说你想要如何就能如何的,凡事都有一定的定数,我们只不过在自己的人行道上重复了虚幻中看到的方向,然后一步步向前,直到路的尽头。

  思念是一种罪恶,我用鼻涕感受到的除了寒冷还是重复的寒冷,想要用炉火来熏烤身体,可是一阵忙碌之后才发现火苗烧得再旺,烧不到的心还是那么冰凉,一时间想要把自己的内心彻底暴露在外,赤裸裸的释放,但走过的人群对我是视而不见,他们看不到的我的渴望,他们看到的吃了我的皮就是我的影子,我知道我们是陌生的,但总感觉人群之外有自己熟悉的感觉,于是想要逃离人群,我发现距离人群越远,我的心好像彻底得到了释放,一边走,一边跑,我生怕身后的有人群追来,于是我开始想要逃离我身处这个的环境,也许真的是因为对这个环境越来越陌生,害怕看到熟悉之后的寂寞,所以只有远离这一份熟悉,我的心才会归于平静。

  有时候,有种熟悉的感觉叫做孤独。

  生活中自己是一个话语比较少的人,所以面对身边的人,自己表现出来的总是安静多于吵闹,但其实我的内心孤独的,很奇怪虽然内心空乏至极,但是却没有更多的话语,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开始喜欢用沉默的方式来诠释所谓的人生,但我能确信的就是我的心是孤独的。最近的这个季节,我开始失眠,整夜整夜的无法入睡,我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生病了,每个晚上都要几片镇静药来进入睡眠,我越来越离不开它,也很深的时候,我在卫生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我发现镜中的自己是熟悉的又是陌生,我不知道镜中的自己是不是自己,于是我开始跟它说话,它的声音很轻,但是我感觉这声音很熟悉,我们诉说着彼此的心声,我喜欢用心倾听的它的诉说,隐约中我感觉到它的心事就是我的心事,原来我们的命运是一样的,于是我开始等待黑色,到后来我开始依赖每一个夜晚,整夜整夜的对着镜子,然后我们一起诉说属于我们的故事,属于我们的孤独。

  我的生活你不理解,我的思绪你不明白,我的孤独你不懂,也许这就是我的生活。

  很多人不喜欢夜,可是我却独对夜色钟情,也许和自己心事有关吧!行走在白昼的路上,我总是寻找夜的影子,好像有它我的生活才会精彩,于是站在幽幽小道等待着夜的来临,有时候我觉得等待是那么兴奋,自己可以见到熟悉的人群,还可以看到熟悉的场景,然后带着自己心事奔跑在熟悉自己世界中,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。

  夜开始慢慢地靠近我,先是我的影子,然后是我的身体,我看着落日的消失,慢慢地蹲下来,用手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黑色,然后把他们放在自己的心中,夜色终于覆盖了整个世界,我兴奋地笑了,越来越感觉自己好像就是吸血鬼,夜才是自己的天堂,走在白天走过的街道,我兴致浓郁,遇见熟悉的人群,我信心满满,于是我开始肆无忌惮的欢乐,可是漫无目的疯狂,有时候我在想我的本质到底是什么,到底我需要的是什么样的色彩,可是每当夜色快要消失的时候,我好像没有了生命力,我开始寻找遮蔽的场所,然后将自己深深地隐藏起来,我只知道这样做,因为我的孤独,是孤独让我忘记了自己的人性,我害怕看到自己恐惧的一切,所以我喜欢用这样的方式释放潜藏内心的孤独。

  不知道是我喜欢用自己的方式来诠释生活,还是生活喜欢用自己的方式让我来诠释,我们之间总是有太多的故事需要说明,但是每一次相遇,我们之间又好像是陌生人,除了沉默再没有其他的方式,也许我的孤独你不懂,这就是我的生活,我们之间就是距离,可望而不可及。

  优美散文《相濡以沫》

  吉兰泰的早晨,太阳很低,阳光虽然炽白明亮,但在这初春的季节,又地处偏僻的内蒙古沙漠地带,照射到地面上,让人感觉到的却是一丝丝的凉意。

  我们办公楼的下面有一个很小的操场,这操场空荡荡的,没有一件可用于健身的器材,唯一用青砖铺就的跑道,也已经被盐碱浸出来的乳白色物质,腐蚀的跟周围白色的盐碱土壤浑然一体了。

  操场的中间一马平川,只有那么几棵枯黄的野草,稀稀落落的散立在其间,在这个还没有呈现出丝毫绿色的沙漠小镇上,被一阵阵小风儿摇来摇去,使这个荒废了很久的操场,越发的显得凄凄凉凉。

  每天早晨七点,当我站在二楼的阳台上,伸着懒腰,把眼睛瞄上小小操场上的时候,那个已经在锻练身体的影子,总会及时的映入我的眼帘。久而久之,这个沐浴在旭阳中的孤单身影,倒成了我每天早晨割舍不下的一道风景。

  他带着一个大大的口罩,穿着厚厚的羽绒服,中等偏高的个子,看上去也就是三十几岁的模样。他每天都如此,机械地重复着不停起落的脚步,那脚步幅度不大,速度也很慢,在只有留存着他一个人足迹的白色盐碱地面上,勾画出一条歪歪扭扭的显着小径。

  当我端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前,我的脑海时不时的就会闪现出他慢跑的影子。这个身影让我不断的在猜测,猜测他一个正值壮年的大男人,每天早晨坚持在这个荒废了的操场上,独自默默锻炼的原因。这原因一次又一次地在我脑海里形成又很快的被推,最后却鬼使神差的把我带到了我自己的故事里……

  记得那年,我从北京协和医院做手术回到居住的城市,每天早晨七点或者是更早一点,我也是雷打不动的锻练在城郊的农田里。他现在的影子,分明是我那时候的情景再现!

  因为他和那时的我一样,做为家庭里的一个大男人,又处在那样的年龄段,这身体已经不只是属于我们自己了。上有老下有小的责任,不但不容许我们的身体因病垮掉,而且还要迅速的去主动锻炼恢复,以便尽快的出去工作挣钱,从而来养活一家老老小小。

  那年已经连续咳嗽了三个多月的我,到医院检查完后,医生说是肺大泡,建议我住院治疗。当时,我除了咳嗽,也没有其它的感觉,于是,我就像大多数粗心的男人那样,断然的拒绝了住院,并毫不在乎的去单位上班了。

 




上一篇:苏东坡诗词   下一篇:四月 以牡丹的名义